午夜有人來打擾,到底是不是幻覺?

午夜有人來打擾,到底是不是幻覺?
獨居時,尤其看完恐怖片時,當下警覺心會暴增100%,頓時聽覺、視覺、觸覺都變得敏感很多。不是變成超人了,而是變成一個逃跑能力上升的膽小鬼。廁所、門縫、天花板、陽台、遠遠的廚房等等,只要稍微暗點的區塊,都會覺得自己看到了什麼動靜,做任何事情都很提心吊膽。在很警覺的情況下,若再來個門鈴或電鈴等等的風吹草動,都能讓人嚇破膽。

「最近每天半夜都會聽到門鈴或電鈴,可是卻不知道是誰,因為接了也不答,開門也沒看到半個人影,總覺得心裡越來越毛,但這些事情從沒停止過,於是我開始選擇逃避,從此半夜電鈴門鈴響起時,我都不應。以為不理會就能讓對方感到無趣而停止,但我最近實在越來越發狂,這種不公佈謎底的惡作劇已經開始讓我有了壓力。」
而這樁事發生之前還有沒有其他事情,她思索一會,只說沒有任何印象。
等於說我們拿到了一件零線索的案子。因為電話顯示為不明來電,有可能從公共電話打來,更麻煩的是她住在偏僻的社區,而僅有的監視器畫面有死角。

最後徵信社埋伏在周圍,等著哪天半夜會不會又有人來應門的時機,於是計劃在實施第三天的時候,詭異的是,她說門鈴又響了,可是我們卻沒有看到人!

在調查的同時,我們會利用其他時間來向鄰居們打聽消息,其中一位鄰居出來指認說,向我們委託的她,患有精神疾病。
於是我們也開始同時去調查這位客戶的病史狀況,的確查出她患有幻想症,就當我們在猶豫要如何向客戶解釋她可能所發生的情形時(我們很明白不能指責客戶),第五天團隊調查有了新發現,確實是真的有人在半夜的時候按門鈴、電鈴打擾她,就是她久違的母親,因為母親只有這時候才有空。只是母親強調並沒有每天來打擾,後來,帶她去看了心理醫師以後,才明白有幾天是她自己的幻想症造成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