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看二奶

男人看二奶
男人看二奶

在一路以女性為主的眼光下看包二奶事件,其實我也希望讀者更能夠聽聽男人的聲音,畢竟男女之事是一個巴掌拍不響的。

我曾經在東莞長期待過,直接碰過的二奶自然不少。包二奶不是台灣男人的專利,香港人、歐美人乃至於大陸人都在包二奶。靠近香港的深圳特區甚至還有二奶村,聚集了成千上百的二奶,成天洗頭、按摩、修指甲、逛街、打麻將等等。

而二奶大多求的是錢財,一旦秋扇見捐,拿錢走人,不會糾葛不清。但其中也不乏厲害角色,見男人的事業如日中天,身價不凡,就會謊報她们的安全期而「意外」懷孕,然後母憑子貴以獲得終身養老金。

當然也有不為錢財的,我就曾經見過一個四川二奶,在「老公」中風住院期間,不眠不休貼身照顧,把屎把尿,直到台灣家屬趕到為止,實在令人動容。

會包二奶的男人,通常都是手頭寬裕的富商,有的是見一個包一個,到後來常搞不清楚今天應該去哪一個「窩」。有的是包了一個之後,不久便厭了,於是就在二奶家鄉買個房子,開個店鋪,打發她回家,然後再包養另一個,接著又如法炮製。

如同我認識的一位周董,就在大陸各地買了八間厝,開了十家店(多出來的兩家是開給二奶的姊妹)。

撇開道德層面不談,在我的觀察裡,男人包了二奶通常氣色都不錯,有的甚至在工作上更具活力,尤其是中年以上的男人,這應該跟二奶在性愛方面的配合有相當程度的關連。畢竟,「食色性也」終究是男人無法跳脫的感官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