徵信社為她給予了一些情感上的出口

徵信社為她給予了一些情感上的出口
徵信社為她給予了一些情感上的出口



偌大的房間如今只剩下她孤單一人地獨自躺在床上,臉上無數的淚痕是好幾天所累積的結果,
如今過了這麼久了,她依然不想要見到任何人,甚至踏出門外都成為了一種障礙,
她的姊姊對於她這樣如此歇斯底里般的行為感到非常地憂心,
姊姊委託了徵信社,希望徵信社可以好好地幫上忙,
畢竟在這種情況下,雖然親人是派不上用場的,但說不定身外之人有辦法讓她打開心房,
姊姊希望徵信社的兩性專家可以好好地讓他好過一些,
因為這樣一直消沉下去,就算未來再怎麼地美好,如果不打開窗戶,陽光也不會落進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