徵信社交給他的那個影片,我到現在實在沒有勇氣去看

徵信社交給他的那個影片,我到現在實在沒有勇氣去看
徵信社交給他的那個影片,我到現在實在沒有勇氣去看



自從知道惠慈和正謙兩人竟然在私下發展出了不倫戀後,
我就一直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件事情,畢竟惠慈和正謙以及他們的伴侶都是我的好朋友,
完全被夾在這複雜的漩渦之間的我,也時常被惠慈的先生問好多次,到底惠慈在外頭是否有別人了,
每當我看到正謙的老婆,開開心心地和我討論著哪時候要再一起去野餐的時候,我的心裡也真的是五味雜陳,
上禮拜惠慈的先生告訴我,他早在幾個月之前就委託了徵信社,說是要徵信社好好替他調查惠慈到底跟誰有染的事情,
惠慈的先生甚至直接給我了徵信社拍下的關鍵影片,要我好好看清楚他們的真面目,
我實在很不忍說,其實我早就知道他們兩個早就有一腿了,
要我在惠慈的先生面前,看惠慈和正謙兩人犯罪的證據,我實在是沒有足夠的勇氣做這種事情,
畢竟我在隱瞞事實的真相時,多多少少也背負了一部分的罪惡在。